赌球外围输的倾家荡产:王兴,马云追杀过,马化腾紧张过,他如果失败了,也是被自己的野心撑死的!

来自:电商报(微信号:kandianshang),作者:电商君 

三个女人一台戏,

三个男人戏一台。

中年男人间的斗争,

比女人们玩得更油腻!


拯救大兵美团


性格决定命运!从手足兄弟到反目成仇,阿里和美团只用了不到5年时间。


2011年,互联网团购的黄金时代呼之欲出,连本来只想隔岸观火的BAT最后都赤膊上阵了。


腾讯联合团购网站鼻祖Groupon打造了高朋网,火中取栗的态度很决绝;百度豪取人人网的糯米网,一副谁不让我分一杯羹就格杀勿论的样子;当时还不太阔绰的阿里巴巴退而求其次,选择了支持第二军团的美团。


当时在团购市场风头正劲的是现在已寂寂无闻的拉手网和窝窝团。


葛优担任拉手网形象代言人


但战事的发展急转直下:2011年下半年,资本寒冬骤然来临,之前一直踌躇满志地冲刺IPO的拉手、窝窝、团宝纷纷铩羽而归。


当时的投资人有两种心态,一个是贪婪,一个是恐惧。拉手上市失败后,恐惧最终压倒了贪婪,大批投资者开始撤场。


而在2011年7月,美团却获得阿里领投的B轮5000万美元融资,钱虽然不多,也够美团安然度过资本寒冬了。


在此过程中,阿里是有起到“拯救大兵美团”的作用的。


2011年底,阿里系的干嘉伟出任美团COO,在干嘉伟的努力下,美团的线下短板居然神奇地愈合了。



于是在2012年,本来并不被人看好的美团实现了变道超车。


当时,美团和点评还是分属两家不同的公司,阿里支持美团,腾讯支持点评。按照之前的固定套路,美团和点评的竞争,最后无非是阿里与腾讯的竞争。


但是王兴不同意,他主动挑起了对阿里的斗争!


眼睁睁地看着你,却无能为力!


作为美团和阿里的创始人,王兴和马云都是个性很强的人。


特别是王兴,他曾经多次在不同的场合宣称:美团会成为下一个巨头,成为BAT之外的互联网第四极。



请注意措辞,是BAT之外的互联网第四极,而不是TMD中的一员——也许他认为其他两家还没有资格和美团分享荣耀?


阿里投资时有一个特点:对投资对象进行业务上的干预甚至直接让创始人出局。


对此,王兴从内心是拒绝的:你借钱给我了,就要我陪睡,这不就是裸贷吗?


实力上来后,心高气傲的王兴脖子一拧:我得想办法摆脱阿里的控制。


美团接下来的做法大大超出阿里的想象。


其一,引入腾讯制衡阿里。


王兴的判断是:美团需要金主,但BAT也需要美团,所以美团一直作为游走于巨头之间的势力而存在的,为的就是达成一种均势甚至获得主动。


2015年10月,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时,和阿里已有裂痕的王兴趁机将腾讯拉了进来,腾讯在新公司的股权占比超过阿里,阿里和美团的矛盾彻底爆发。



其二,去阿里化。


2015 年 6 月,阿里宣布复活口碑网,已经有了弃美团另起炉灶之意;美团也开始推广美团钱包,将支付业务和支付宝脱离。


王兴还直接拿干嘉伟开刀:弄了个互联网+大学,让干嘉伟出任首任校长,感觉被架空的干嘉伟最后只能出走美团。


经过这一系统操作,阿里不但没能染指美团,王兴还牢牢控制住了美团,还让一向强势的阿里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,却无能为力。


阿里和美团斗?只是佯攻!


阿里和美团走向决裂,肯定一个巴掌拍不响。


比如说,王兴的性格就是这样:不怕树敌,更不怕得罪人。


对于B轮领投了自己的阿里,王兴的看法是:“阿里当时还是一个比较小的股东”。


而阿里应该反思的是:为什么自己投资了别人后,还这么招人恨?


不管怎么样,美团和阿里的梁子算是结下来了。


很多人认为,美团和阿里斗,显然是一场不对等的战争,但是王兴不这样看。


比如说,阿里全资收购了饿了么后,王兴的反应是:



阿里为了给我们制造麻烦,不惜代价扶持饿了么,他们一年花了十亿美元。但归根到底最后还是看谁能给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服务,否则即使你烧十亿美元,市场份额依然在下降。


王兴知道和阿里的战争是长期的,所以美团采取的战略是广积粮,高筑墙,同时死死拉着腾读,尽力和阿里周旋。


更值得玩味的是阿里的做法。


从表面看,阿里对美团有些“恨之入骨”,一些对美团的决策甚至超出了理性的投资范畴,比如说,近百亿美元全资收购饿了么,明显是一笔赔本的买卖。


但是,阿里对美团的种种“追杀”,有可能只是佯攻!



阿里之意不在美团,而是蚂蚁金服!


饿了么和美团的对抗说到底只是一场牵制战,即使是近百亿美元打了水漂,只要蚂蚁金服的市值经受住了锻炼,对于立志通过蚂蚁金服再造一个阿里巴巴的马云而言,这点损失基本可以忽略不计。


但是对美团而言,这样的消耗战还能玩到什么时候?


马化腾控制得住王兴?


在中国,敢于公开怼马云的男人,一个是刘强东,一个就是王兴。


但是和刘强东相比,王兴的野心更加外露。


比如说,在获得腾讯投资后,美团并没有像京东那样融入腾讯生态圈,而是一转身就弄了一个美团APP,想用它取代微信支付。


近年来,美团一连拿下了多家牌照,从某种程度上说,已经动了腾讯的奶酪:


2016年9月,美团正式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。

2016年11月,美团旗下公司拿到小额贷款牌照。

2016年12月,美团取得民营银行牌照。

2018年2月,美团拿下保险牌照。



美团的做法也引起了腾讯的警惕,2017年5月中,有消息称在美团新一轮的融资中,大股东腾讯将拒绝领头,但在10月19日的新一轮40亿美元的美团融资中,领投的还是腾讯。


领投前传出对美团不利的风声,也可能是一种警告:你有“卖艺不卖身”的想法是好的,但是资本市场从来没有免费的午餐,而且在根基未稳之前,想搅乱腾讯、阿里的局,也得担心被自己的野心拖跨!


所以,对马云、马化腾、王兴这三个男人而言,他们之间既是相互斗争,也是相互利用,更是相互试探。


是的,中年男人间的斗争,比女人们玩得更油腻!

上一篇:苹果 CEO 库克回母校杜克大学发表演讲:一堂苹果的积极政治课 下一篇:红点中国合伙人张涵,做投资9年,独角兽背后“投资第一人”,为何他总能押中人人车、趣头条、一下科技等爆款?